寺库迟到的财报:盈利成为过去式

2020-07-22 21:47:29 4

 

近日,奢侈品电商寺库发布了截止至2020年3月31日未经审计的第一季度财报。

在2020年第一季度里,作为奢侈品电商老大哥的寺库并不好过,原本难熬的日子在疫情里更是雪上加霜。财报数据显示,在2020年第一季度里,寺库实现营收为10.0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14.5%,去年同期营收为11.75亿元;净亏损为4250万元人民币,去年同期为盈利1580万元人民币,寺库由盈转亏。

寺库这份表现并不出色的财报,使其股价出现大幅下跌,截止至上周五美股收盘,寺库股价为3.10美元,下跌3.73%。目前寺库市值为1.87亿美元,与其巅峰时期的7.7亿美元市值相比大幅下滑。

雪上加霜

新冠疫情实实在在的影响着奢侈品市场。

贝恩公司与意大利奢侈品行业协会Fondazione Altagamma联合发表的《2020年全球奢侈品行业研究报告春季版》中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个人奢侈品市场销售额出现25%的下降,而至第二季度可能将会加速萎缩,预计全年内市场规模将会缩减20%-35%,这取决于疫后的恢复速度。

在困境中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目前多个奢侈品品牌纷纷宣布裁员。

近日,英国Burberry宣布公司结构将会进行重组的消息,在全球范围之内预计裁员500人,此前其透露今年上半年的销售额下滑将近一半。而奥地利知名珠宝品牌swarovski(施华洛世奇)同样受到的影响不小,在6月底其宣布裁员600人。还有英国的奢侈品百货公司哈罗德更是宣布裁员近700人-800人,同时开设主打品牌直销的奥特莱斯折扣店。

奢侈品品牌方的日子不好过,而寺库作为奢侈品电商里为数不多存留下来的玩家之一,同样面临着难题。寺库最新财报数据显示,在上市之后连续盈利十四个季度的寺库出现亏损了。

根据财报数据,寺库在2020年第一季度中,实现营收10.05亿元人民币,和上年同期的11.75亿元人民币相比减少14.5%;净亏损为4250万元人民币,上年同期为盈利1580万元人民币。

2020年第一季度,寺库每股基本利润和稀释净亏损均为1.68元人民币,而2019年第一季度的基本利润和稀释净亏损分别为0.56元人民币和0.54元人民币。

寺库面对营收下滑、由盈转亏的局面,表示和疫情影响有着极大的因果关系。然而尽管由于疫情使大众消费能力减弱,奢侈品作为不是日常生活必须的存在受影响更甚,但是寺库财报中透露出来的疲态,却是早已存在。

赚钱速度变缓

从2008年成立至今,十二岁的寺库已经逐步显露出疲态。

寺库在活跃用户方面的数据,在2020年第一季度为34万,和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1.5%。在2019年四个季度中,其活跃用户同比增速分别为89.5%、67.7%、58.7%、50.9%。可以看到寺库近来增速明显变缓。

在GMV方面2020年第一季度为24.76亿元人民币,和上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2.2%。在2019年四个季度中,GMV同比增速分别为97.1%、95.9%、66.8%、51.9%。

在总订单方面2020年第一季度为72.3万份,和上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1.6%。2019年四个季度中,总订单同比增速分别为111.6%、109.4%、74.2%、48.4%。

而由于各个方面的增速出现变缓,寺库营收增速也难免的出现问题。2020年第一季度,寺库实现营收为10.05亿元人民币,和上年同期的11.75亿元人民币相比减少14.5%。

同时,寺库面对赚钱能力出现问题的时候,不得不进入了缩衣节食的日子,在营收成本方面寺库竭力在缩减。

数据表明,2020年第一季度寺库的营收成本为8.45亿元人民币,和上年同期相比减少8.9%。一直以来,寺库的营收成本都占据了其营收80%之上,是寺库相当大的开支。而目前的寺库,需要的不仅仅是节流,更重要的是开源,为了寻求新的增长点,寺库踏上了直播带货的路。

直播风口不好赶

现在直播带货成了不能错过的风口,各大平台、一众大佬纷纷下水,作为奢侈品电商的寺库同样不想落于人后。

从寺库所发布的信息来看,可以说其在直播带货方面做得风生水起。

寺库与目前带货直播最火热的两个短视频社交平台快手、抖音建立了合作关系,进行了一系列的跨平台直播活动。在6月7日,寺库与快手举办了将近5个小时的奢侈品直播带货的活动,当中包括了几十个奢侈品牌,例如爱马仕((Hermes)、阿玛尼(Armani)、古驰(Gucci)、LV等等。在5个小时内,寺库联合快手进行的奢侈品专场直播带货1.05亿元。

由于疫情的原因,一众奢侈品品牌转战线上,与电商平台合作的可能性变大,但是和其他强如京东、天猫等平台相比,寺库竞争压力并不小。

京东是英国奢侈品电商平台Farfetch最大的股东,同时京东拿到开云集团和Burberry集团的不少品牌资源,天猫推出奢侈品频道LuxuryPavilion。而奢侈品品牌想要通过线上来提振自身,首先会重点考虑的就是头部电商平台。

比利时皮具品牌Delvaux登陆京东,普拉达(Prada)以及旗下品牌缪缪(MiuMiu)在天猫旗舰店上线,甚至连腾讯微信小程序也引入不少的奢侈品品牌入驻。这些平台对奢侈品电商赛道的横跨,更加挤压了寺库的生存空间。而趣店的出现对寺库来说能不能成为救命良方,还是一团迷。

搭线趣店,前路未知

趣店认购寺库股份的消息一经流出,寺库和趣店的股价就水涨船高,寺库股价大涨52.56%,趣店股价上涨5.44%。但是这种势头并没有维持多久,寺库与趣店的股价又出现下跌。

尽管趣店的奢侈电商平台万里目和寺库的相性看起来十分合适,但是在趣店与寺库都出现亏损,而且二者持有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和趣店之前打出的百亿补贴口号相比都有一定差距。

财报数据表明,2020年第一季度寺库的现金、现金等价物以及限制现金为7.33亿元人民币。而数据表明,趣店第一季度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5.16亿元人民币,经营活动提供现金净额为5.22亿元人民币,受限制现金为5.40亿元人民币。

同时趣店接下来的业绩展望并不乐观,寺库在奢侈品市场方面同样面临着千难万险,寺库目前的营收增速创下了上市以来的新低,一直以来保持的盈利局面被打破,陷入亏损。尽管寺库在想尽办法寻求新增长点,但还需要时间的验证。

这样的背景下,无论是寺库想要通过趣店重新点燃活力,还是趣店想要寺库填充其奢侈品电商道路,看起来都并不好走。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图片关键词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